蘭州零食美食聯盟

ios7全民飞机大战无限:向前 ‖ 父親,您為何要與我失約?

全民飞机大战抽奖技巧 www.pytud.icu 文藝清江2019-05-16 21:07:33


作者簡介

向前,男,土家族,湖北建始縣花坪籍,現居深圳,醫學碩士,醫學教授,主任醫師。發表醫學論文30余篇,出版醫學專著一部,喜歡文藝。



您為何要與我失約?


祖宗傳的規矩:同姓的男女結婚是大逆不道的??晌業母改付夾障?。他們逆道而行,使我從小就被別人恥笑。小時候不敢問他們,只覺得父母不可思議。長大了,才知道:那時的上門女婿有多卑微,連自己的姓都要改成女方的姓。父親一生先后三次改姓:父親本姓徐,跟著祖母改嫁到戴家,于是改姓戴,隨后做了向家的上門女婿,于是就姓向了。

祖父是當地有名的鼓匠,人稱徐鼓匠。父親是獨苗。父親小時候常常跟著祖父出門賣藝,所以見多識廣。祖父死得早,祖父死后,祖母帶著父親改了嫁。父親讀過幾年私塾,在當時還算是文化人。也許是家庭原因,父親小時就喜歡“賭”,但都是小打小鬧。待繼祖父和祖母相繼死后,父親又繼承了繼祖父家的土地,加上祖父留下的,父親成為名副其實的“地主”。

當時父親年幼,不懂得去經營如此多的田地,而是與當地一般土豪一起吃喝玩樂,“賭”從“小打小鬧”變成了大張旗鼓。剛出道的父親哪里是對手,不到三年,所有田地、家產被他輸光,成為地道的大齡孤兒,幾乎無家可歸。

外公、外婆只有兩個女兒:母親和大姨媽。大姨媽已經出嫁。外公外婆正張羅招女婿。有人把父親介紹給外公、外婆他們。外公、外婆研究調查的結果是:小子聰明,對人厚道,有點喜歡賭也是事出有因。那時外婆當家,外婆對父親還比較滿意,于是父親就改名換姓來到向家做了上門女婿。

父親一開始跟外公到宜昌做生意。通過清江放排到宜都,然后在宜都運回食鹽回老家。賺了一些錢財,在老家買了田地,并開了面粉廠、織布廠等。經營得還不錯。解放后,這些東西都入社了。據說,當時的干部對我們家進行了徹底搜查。家里的珠寶、銀元被人全部拿走,就連嬰兒奶粉、茶葉、紅糖也不例外。家里從此一貧如洗,剩下的只有嗷嗷待哺的哥哥姐姐們。

父親是獨苗,母親也沒有兄弟。所以他們都想生兒子。自父親來后,基本上沒讓我母親肚子休息過。母親在30多年間共生了我們兄弟姊妹10個:6個兒子,4個女兒。計算一下,母親這輩子70%左右的時間都在懷孕期和哺乳期。面對排排坐的兒子們和女兒們,父親開始犯愁了。沒有了一切,孩子們吃什么,穿什么?溫飽問題成為父親逃不過的難關。

父親有點“文化”,在“四清運動”中被選為出納。那時缺糧嚴重,即使出納也占不了多少便宜。家里還是窮得叮當響,哥哥姐姐們吃不飽,穿不暖。母親每天以淚洗面。久而久之,母親的眼睛哭壞了,自此看不清楚。

面對吃飯穿衣的壓力,父親拼著命去勞動。他起床比雞早,很晚才睡。幾年下來,家里成了畜牧場,牛、羊、豬、雞等牲畜幾乎都養了,實在是沒折了,就會偷偷的殺一頭豬解燃眉之急;房前屋后成了果園,當地能種的果樹基本都種了。但這些東西不值錢。那時的水果好像是為了充饑的?;腦呂?,把柿餅、黑桃、板栗等當飯吃也是常有的事。

水果成熟季節,會引來許多野生動物。父親自制的網套繞著樹干,看到有偷水果的動物,就突然大聲吼叫,并連珠炮樣的把土塊扔出去、慌亂中,或松鼠,或野鹿,有時還有狐貍被套住。妹妹得了“軟骨病”,父親就把小松鼠烤焦,連骨頭一起磨成面粉狀當藥吃。果真妹妹的腿就站起來了。

對于孩子讀不讀書的問題,父親非常執著,沒商量,每個孩子必須讀。母親想大姐姐不讀書,幫她看豬養狗,父親為此跟母親吵架,大姐姐還是小學畢業了,但初中沒資格讀,父親很無奈。

盡管父母親幾乎沒有添過新衣服,沒有吃過葷菜,對于一大家人的柴米油鹽仍然捉襟見肘。養家糊口仍然是擺在父親面前的主要難題。

父親跟著祖父走街串巷過,跟外公出過遠門,做過生意。面對孩子們張開的大嘴,面對著盡管“新三年、舊三年、縫縫補補又三年”卻仍然衣不遮體,父親開始打小算盤,能否夾著尾巴搞點資本主義。

父親有個叔叔在宜昌五峰。我們稱為幺嗲嗲。幺嗲嗲是年輕時為躲避“捉兵拉夫”跑去的。后來在那邊成家了。父親四處打聽,終于弄到了幺嗲嗲的地址。于是,他背著背簍,帶著干糧,走過崇山峻嶺,涉過河流淺灘,斗過豺狼虎豹,幾番周折后,終于在宜昌地區五峰縣汪灘區找到了幺嗲嗲。

記憶中的幺嗲嗲有點像個活神仙:總是微笑著臉,穿著長布衫,花白的胡須延伸到腰部。脖子上帶著佛珠,手腕上的玉鐲子發出柔柔的光亮。隨時隨地都拄著一根坳黑的拐杖,走路一陣風。

當地盛產茶葉,尤其是綠茶,濃香無比。在父親的撮合下,叔侄倆決定偷偷地販賣茶葉。于是父親和幺嗲嗲在當地買好茶葉,每人背幾十斤,沿著荒山野嶺的小路,用三到五天時間趕回家。其間要穿過近百里的幾乎無人走的原始森林。不開槍,他們有一整套對付狼群、野豬的辦法。

村邊的人見到我們家來了一個神仙般的老人,甚是好奇。都找理由來一睹“神仙”之風采。只要有人來,父母就一定要給每個客人泡茶喝。濃濃的茶香味沁入客人之心脾。許多人忍不住就要買。父親會若有其事地、悄悄地告訴別人:一來茶葉量有限,二來這是資本主義,不能伸張出去。幾十斤茶葉就這樣買完了。每斤茶葉賺2元,每次可以賺一百多元。從此在五峰販茶成了父親的第二職業。家里生活條件也有所改善。哥哥姐姐面黃肌瘦開始有點血色。

每年只能一、二次去五峰販茶,家里仍然吃緊。父親又在幺嗲嗲那學到了做米酒麯。這種米酒麯能使淀粉食物發酵成果糖、葡萄糖和少量乙醇,當地人稱米酒。不論是在炎熱的夏天喝上一碗涼的米酒,還是在寒冷的冬天喝上一碗熱的米酒,心里和嘴里都甜甜蜜蜜,如醉如癡。所以,每家每戶都在重要節日做米酒。父親把這種酒麯生意做到了極致。方圓一百多里都有父親的米酒麯銷售點。用錢買也好,用糧食換也罷,賒賬也行。到過年了,父親就會去收賬。錢、糧都有了?;煥吹陌?,就拿來喂母豬,母豬下豬崽,然后把豬仔運輸到豬行變成現金。父親在暗中用茶葉和米酒麯生意撐起了這個龐大的家。姊妹弟兄都可以讀書??上?,我們家成份不好,哥哥姐姐都只能小學畢業就不能繼續讀了。

我排行第八,也許是這個幸運的排行讓我碰上了“改革開放”年代??佳г僖膊灰斷輪信┩萍雋?。我順利的進入了高中。一天我拿著“高中入學通知書”給父親。那時他的眼睛已經有些老花,花了很長時間也沒有看清入學須知,于是要我念給他聽。當我把“栗子樹”念成了“票子樹”時,父親馬上明白了,但沒有責怪我,只是要我弄清楚兩個字的區別。我當時紅透了臉。就這樣他請木工給我做了一套栗子樹材料的書桌和凳子。

高中兩年,我們每兩周回家一次。碰上有人上街趕場,父親總會給我額外帶幾元錢。如果我要2兩元,父親可能會給我3三元,甚至5五元,總是比我要的錢多一點兒。

有一次,他給我送錢,到學校是午休時間。從家里到學校要走近20公里陡峭的山路。我看到他很疲憊,順便問他吃飯沒。他回答說:“不餓”。于是我讓他等會,然后就偷偷的跑出去買了一個糖包子給他。他先是說隨便吃點就行了,然后他說已經吃過,后來他要我吃。推來推去,最后他吼了我,最終我輸了,還是我吃了那個糖包子。當天晚上我和父親都到了附近的姐姐家,才知道父親連早餐都沒吃。

父親從來沒有給我談起過考大學的事情。直到我拿到大學通知書以后。父親說:這下好了,以后不要臉朝黃土背朝天了。得慶賀一下。于是,一天清早,他叫醒我,要我跟他一起去賣豬仔。這是我第一次跟他上街。天還沒亮就出發,走到一個叫大黑溝的地方,我們都累了、渴了。于是我們坐下來喝點路旁的山泉水。他卷了一端草煙,一邊抽一邊對我說:我這輩子沒有多大志為,你現在讀大學了,這是光宗耀祖的好事。上大學后要同前一樣好好學習。將來好好當個醫生。就像你的名字一樣,永遠都向前,不要怕困難。善待每一個人。我知道你身體不好,要注意鍛煉,營養要跟上。高中時,知道你得了病,醫生說要加強營養,我每次多給點錢也是想你增加些營養,把身體養好些。將來有了能力,不要覺得自己了不起,要力所能及為家人盡力。

父親很平淡的話,是我一陣心酸。我想起了許許多多像“糖包子”的事,想每次到校,行李中總是有煮雞蛋……。父親從來未給我談過這些。平時我幾乎沒有正視過父親。他的話使我溫暖又有壓力。是的,我高中得了病,一年多時間里,每天都要吃藥、打針,屁股都打腫了。老師免費給我提供鍋灶煮雞蛋、面條,原來是父親的安排。這時我望著父親,他其實已經老了。一條白色的首巾纏著他花白的短發。皺紋布滿了額部和瘦削的臉頰。深凹的眼睛更深凹了。背也微微駝了。衣服褲子都是補丁。腳下的解放鞋已經破了一個洞,邁著疲憊的步伐……。一種心痛涌上來,我說:“爹,我一定盡能力去讀書,將來力所能及地為家人分憂。您等著,我要您將來住在城里,讓您們“每每朝朝像過年”。父親笑了,并說會等到那一天。在我的一再堅持下,我與父親換了背簍。我知道他的背簍比我的重。就這樣我們賣了豬仔,好晚才趕到家。

第二天,父親跑到鄉信用社貸款100元,并帶回了一斤包谷酒。他顯得樂滋滋的。幾天后,親戚朋友,還有生產隊的幾個朋友聚集到我們家吃飯喝酒,算是為我上大學“整學酒”。父親一輩子不喝酒,可那天他也喝了一口,他說喝酒的人最痛苦。

臨走的那天,哥哥送我,我們已經走遠了,回頭看,父親仍然站在那里。我哥哥背著大木箱,趕到區鎮上,先把我送到縣城,然后到巴東港。哥哥返回后,我便獨自帶著對親人的思念,父親的囑咐,還有沉重的木箱上了去漢口的輪船。我那年寒假沒有回家,正月初五接到加急電報說父親病危。當我三天后趕到家時,看到的是父親的墳墓,嶄新的墳墓。

父親是因為嚴重勞累,急性肺部感染,肺梗塞,因為醫療條件差,沒有及時救治而永遠離開了我。在他離開前一天給我三條囑咐:1、以后不要喝太多酒,傷身又誤事;2、將來有能力照顧一下姊妹,尤其是弟妹;3、有錢了給他立個碑。

父親,我確實要給您立個碑。沒有您的智慧,我們弟兄姊妹也許像其他人家一樣會餓死;沒有您的吃苦耐勞,我們哪有書讀;沒有您的愛,我哪里能考上大學。能成為您的兒子我覺得夠幸運的了。您遺傳給我的智慧、吃苦精神、勇敢精神使我終身受用,從這個角度,我也是富二代,只不過是精神上的。但您如此離開我,對我有多么、多么殘忍。我一直想問:“爹,您為什么如此與我失約?”您讓我與您的見面、相約只能永遠在夢里。

??????? 2017/10/18深圳家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