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州零食美食聯盟

全民飞机大战女角色:跳跳糖之吻

全民飞机大战抽奖技巧 www.pytud.icu 南在南方me2019-05-18 04:35:10

1

看著火車轟然而去,安時語問金武,咱們干什么呢?幾分鐘之前她突然決定在這個小站下車。金武甩了一下額前的頭發說,隨你啊。她說,你是男人嘛。他說,你是經理嘛,是姐姐嘛。

她掃了他一眼說,經理可沒有讓你跟屁蟲一樣地跟著。繃著臉,看樣子生氣了。他伸手攬她的肩,她躲著他。倒底還是攬著了,可她僵著身子,聳著肩,好像要用骨頭硌他一樣的。她兇巴巴地說,人家問你哪?看似兇,不過人家兩字卻露出了小女子情態。


于是他放開了,把找旅館說成那我們先找睡覺的地方吧,天都快黑了。她說,然后呢?他說,喝酒啊。她說,你是不是在心里想著我灌醉???他笑說,只怕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呢。

他們在找旅館的路上拌嘴找樂子。

找旅館沒花多少時間,他們就坐在小酒館里了。喝酒也沒花多少時間,因為她喝多了。她挎在他的肩上,像一只細長的面粉袋子,面色桃紅,一言不發,偏偏死盯著他看,像個花癡。

他費了老大的勁兒把她擺在床上,她沖他笑,笑到半途,就睡了過去。他側著身子聽她呼吸,還均勻,額頭有點熱,到了臉那里就有些燙了。他的手碰了碰她的嘴唇,輕啟了一下,又合上。

他的喉結運動了一下,接著輕輕吻她的唇,她沒有動靜,他深吻,也沒有動靜。他把手在她的肩頭了,再是鎖骨,在兩朵豐滿的地方停了很久……他的心狂跳著,但他并沒有停下,他除去了她的衣服,她完全裸露在他的面前。他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,這個時候他幻想了很久。

他迅速地脫掉自己的衣服,他在心里說他不想做別的,就是想抱抱她??傻人ё潘?,這個想法立刻變了,或者說另一個想法不可阻擋。

他和她疊在一起。某個關鍵時刻,她是突然驚醒過來,沒有做聲,只是阻擊他,他哪里能就此罷手?就那樣纏在一起,像失控的雙層巴士。

她腦子里閃現出防色狼的招數,她想起來就用上,沒有緩沖時間,她猛地屈膝,膝蓋準確無誤地頂住了他,另一只腳跟著飛踹出去。

他先是啊了一聲,接著又啊了一聲,他已經翻在床下了。她拉了被子蓋住自己,看他,雙手捂著下身,在地上翻滾,喊著你要了我的小命啊。一副潑皮無賴的樣子。她說,活該。

過了一會兒,他默默地穿上衣服,那時她已經整理好自己。他說,對不起,忍不住。

她嘆口氣,她沒說沒關系。本想說說話的,可酒意又上來了,再次睡了過去。她醒來時,已經是清晨了,她發現她的上衣敞開著,她立刻掩上,他坐在床邊笑。他說,有個笑話說,有個女子喝多回家,第二天醒來,一摸,沒有失身,手機還在,就說,真幸運。他說,你很幸運。

她想發火,可發不起來。說到底,她還是喜歡他的。

2

金武是安時語的同事,下屬??上不妒瞧降鵲?,不算越級。他叫了她很久經理,有天他們兩人在電梯里,他說,我能叫你姐姐不?她說,怎么不能?他說,姐姐,為什么你一言一行都那么有味道呢?她看他,他迎著她,是她先垂下眼瞼的,她忽然有些不自在……


她經常出差,他也經常出差。他時時給她打電話,名義上是匯報工作,但不止是工作,總會說些有趣的話,逗她開心。說什么一只長勁鹿要跟猴子離婚,猴子說,離就離,那么長個脖子,親個嘴還得上樹!后來就說時常都在恨他爸恨他媽,她問他怎么了?他說,要是他們能把他早生幾年就好了。她問,為什么?他說,恨不生同時,日日與君好。她哈哈大笑,直罵他個小兔嵬子,吃了豹子膽了,當心我家陳小超打掉你的牙。他呵呵笑,打掉牙齒咽下肚,心里還要說的。她又說,等我告訴李靈,看她怎么收拾你。他說,我跟李靈說了你風姿綽約啊。

陳小超是她先生,李靈是他女友。

久違了的情話,她是喜歡的,可他橡皮糖似的粘人,有時候她心中一凜,閃過陳小超的面容,這時她的語氣會生硬起來,金武,別做花心大蘿卜,我可是有夫之婦。他說,不影響啊。

她記得她和他第一次握手的樣子,像兩只初次見面螞蟻的觸覺,只不過它們比螞蟻激動一些。他捉住了她一根手根,一根一根地捉,最后她的手就在他的手里……

都喜歡上了,都好像能把握分寸,至少偌大個公司還沒有人發現他們的苗頭。有時她請同事上她家玩,他也能很好地跟大家融在一起,跟陳小超稱兄道弟,把酒言歡。

這讓她稍稍安慰。她想就當她是弟弟,是藍顏知己??傻彼蛩虢逃泄亓韃蟮牡餮侍饈?,她發現她的內心有一團火,她才發現原來她對他不止是喜歡。

她終于同意她和他一起出差,她給了他們機會,并且中途下了車。

她起床去刷牙,他站在門口看她,手心捏了一個小秘密。他說,我偷偷親了你,她一嘴的泡沫說,那是你的嘴犯了罪。

他轉過身,等她出來,他不容分說親吻她。她擺脫,他跟上,最后他突破了她的牙齒。她突然大叫起來,他用力地抱住她,就那樣讓他們的舌頭一起跳舞……

很特別的感覺,她忽然想起陳小超,她想等回去了,也這樣親他,他肯定也會大叫起來。

她說,是什么?他說是跳跳糖。


她說,為什么會跳?他說,是檸檬酸和小蘇打顆粒,通過唾沫反應產生了二氧化碳,才讓舌頭有麻酥酥的感覺。他說,親嘴就是交換唾沫的游戲。她笑說,有時候說真話挺惡心的啊。


3

一星期之后,他們出差回來。安時語原本以為會出軌的,可從她想著回家了要和陳小超進行跳跳糖之吻時,她明白了出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再上班時,金武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,原本陽光的臉龐忽然陰了,并且一直沒能睛朗,看起來滿腹心事,跟安時語說話時看著別處,目光躲閃著什么。

隔了幾天,他來她辦公室說事情。她問他怎么了,他說沒事。她說,怎么會沒事,你看起來像丟了魂一樣的。他想笑,結果沒能綻開。她說,你到底怎么了?他說,沒事。這回她火了,沖著他低吼,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低下頭說,不行了。她一時沒會過來,又問什么不行了,他難為情地說,就是那個,那個。

她眼前再現那晚上的情景,突兀著……

她膝蓋準確有力地頂著了他,他捂著自己在地上翻滾,是她弄壞了他,這讓她緊張起來。

她單刀直入地說,你試過了?他有點難為情點點頭。她說,你去醫院看了沒有?他說看了,醫生說什么都好好的,可,可……

這樣,他們多了一個隱秘,而這個隱秘與她有因果關系的。他的臉色一天不綻放,于她就是一重壓力。偶爾她在QQ上問他,好了沒?他說,沒。她說,你再試試嘛,他說,試過,不成。

她知道性能力對于男人的重要,可她沒有別的辦法,有時約他吃飯,偶爾看場電影,看電影時他拉她的手,可他始終就是拉著,沒有多余的動作。她說,怎么辦呢?他笑說,你得賠我。她不接他的話,問是什么樣的狀態?他說,眼看著能行,差一口氣。她問他當時的想法,他說就像忽然一盆冷水澆下來。

一晃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。她從他那里得到的回答只有三個字,還不成。她心里有個念頭不止一次閃過,和他再次出差,也許在相同的情境上他會好起來,但她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,這個念頭離她越來越遠了。她和金武,她只是貪戀他愛慕的感覺,再說,她和陳小超在一起,那才是魚水之歡。

可是,金武怎么辦呢?

有天同事相約著去安時語家里玩,吃完飯,開始打麻將,開始三桌,打到后來,只剩下兩個主人、金武和另一個女同事牌興不減,于是接著打,直到凌晨方才戰罷。主人留金武和女同事住下來,反正有房間。

金武想了想同意了,這是個奇怪的經歷,他沒想著和陳小超住一個房間,陳小超拿他和女同事打趣說,你們兩個都單著,我們睡在一起有些不道德啊。不如,男男一個房間,女女一個房間。

安時語愣在那里,很怪誕的一種感覺,她的眼前飛快地閃動有關這兩個男人的一些細節。

4

金武燦爛得如同向日葵,似乎是一夜之間的事情。那天清晨,安時語看著金武踩著彈簧一樣的步子走進辦公室,看上去很清新很性感。他說早上好時,她看見了他潔白粒大的牙齒,她很久沒有看見他的牙齒了,他很久沒有大笑了。

她的心莫名地喜悅著,同時也淡淡的悵惆著,但喜悅大過悵惆,她裝作視而不見,她想也許他會報個喜的。

果然,他忍不住說他好了,說陰霾一掃而光,烏云已經過去。她道了賀,同時表示了若有若無的歉意。他說,不用啊,他還得感謝她家小超呢。她吃了一驚,問他為什么。

他吞吞吐吐地不肯說,可禁不住她的問,他說,那天晚上,他和小超談了人生,然后談了女人,說起安格爾的名畫《泉》,說每次在飯店衛生間看見這個女人站在瓷片上,總是會低下頭,同時前列腺好像出了問題。他們從這里開始進入女人話題,話題由遠及近,他說起他和李靈的初夜,有些急切有些挫折,好在他們都是好學生……


她問,那陳小超說了什么???他說,你家小超說可能看書看多了,以為像是花朵,結果不是,不過也很迷人,有那么一刻左右逢源,如同船入港如同老還鄉……他說,在你家小超的話語中,我找到了一些畫面,同時,同時我好像身臨其境,我感覺到了變化。

他要她原諒那時的可恥。

她的臉飛速地紅了,她的臉很燙,她隱約明白金武在陳小超說話時,完成了角色轉換,拼接……

她的心突然松了散了,他恢復男人本能,她心無掛礙,這個故事就結束了。她想,她要含著跳跳糖,再一次和陳小超接吻,她喜歡他大大呼小叫,像一個孩子……